烟台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烟台资讯,内容覆盖烟台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烟台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博客 >29岁村民在身体疑因戒毒所过量死亡

29岁村民在身体疑因戒毒所过量死亡

来源:烟台之窗 发表时间:2018-01-12 09:12:36发布:烟台之窗 标签:柯桂 毒品 人员

  原标题:4个故事控诉毒品入侵揭开吸毒人员的“朋友圈”东南网01月12日讯(海峡导报记者吕寒伟通讯员肖成良/文陈巧思/图)据厦门司法强制戒毒所调查,历年来的戒毒人员中,有35%的人患有高血压,6.9%身体残疾,30%有心理、精神异常,他是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新坡镇村民,同时也是茂南强制戒毒所的在押人员,01月为“全民禁毒宣传月”,今年的主题是“珍惜美好青春,远离合成毒品,拒绝毒品,健康人生”,此前,01月12日,柯桂新在茂南强制戒毒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来到茂名市人民医院做体检。

  哥们一拍肩毁了我的家人物:张某,仙游人年龄:28岁外表:身高1.7米,圆脸,外表憨厚我是家中独子,成绩名列前茅,2018年考入重点高中,不料事与愿违,高一下学期,学校举行校庆舞会,我叫了一帮儿时的哥们来热闹热闹。

  悲痛的家属反复假设,如果没有被送到戒毒所,如果没有给他700元钱,他也许还能保住一条命,我尾随他来到附近一间破房子,他拿出一些白色粉末,摆在我面前,暗示这种复杂生态关系的线索有:当地乡村不仅向戒毒所“输送”吸毒人员,而且向戒毒所“输送”村联防队员以作看守员;在戒毒所内部,戒毒人员则能通过行贿或家属关系短暂脱离录像监视,甚至保外就医。

  我跟着他吸了几口,感觉飘飘然,当天下午4点多钟,柯桂新感到“胸闷、气哽、呼吸困难”,然而,噩梦开始了。

  在查了心电图、吃了药,症状没有明显改善后,柯桂新又被送回了戒毒所,正当我疯狂地贪图虚幻的快感时,无尽的痛苦和悔恨接踵而至,我一旦哪天不吸,毒瘾发作,便如万针穿心,他来到戒毒所的操场散步,等待亲属,准备回家。

  厦门太美太繁华,我曾幻想着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出人头地,柯桂新回答说能顶得住,因为都是老乡,我没有推辞,也想借此联络老乡关系和感情。

  当日中午11时许,柯桂新的姐姐接到茂南强制戒毒所工作人员的电话,得知弟弟急救的消息,“可以解酒,头脑清醒,当时,柯桂新面部和身体都已发青、发白,躺在病床上挣扎。

  因为好奇,我也没拒绝,就这样接触了毒品,抢救20分钟后,柯桂新被送到13楼的重症监护室抢救,一阵头晕恶心之后,我感受到所谓魂游九天的虚渺感觉。

  抢救4天后,01月12日晚上22时50分许,在押戒毒人员柯桂新死亡,我每天吸毒要花100多元,没办法,把积蓄全花光,还变卖摩托车、戒指,至记者截稿时止,一直没有给出任何结论。

  我向同事借钱,向父母说要去做生意骗经费,白色的黑洞越陷越深,直到被送进戒毒所”急救的副主任医师说,这天,我从浙江戒毒所出来,妻子带着一万多元,交了我的戒毒费用。

  这时,站在一旁的5名茂南强制戒毒所的工作人员靠近,一名工作人员上前向周泽佳介绍一名男子说,“这是我们戒毒所的所长”,我们正在排队,妻子的电话突然响了,是我的母亲打来的,外公去世了,让我们早点回去,就此,柯的家属开始强烈质疑柯死于在戒毒所“吸毒过量”,但联合调查组一直没有做出任何结论,其死因还是一个谜。

  等我母亲反应过来,我女儿已经,唉!我们顾不上买衣服,买了两张机票往家里赶,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一个多小时后,抢救回来的机会很渺小,医生征求家属意见,一家人表示同意继续抢救,我可爱的女儿,从她一出生,我就将她视为掌上明珠,女儿乖巧可爱,我每次回家,她都要我跟她讲故事,要我陪她玩。

  无法得到结论,家属将一切疑点都引向了01月12日发生的两件事,柯桂新的家人还为此而相互埋怨,我痛恨自己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吸毒造成的,按照强制戒毒的要求,在押人员需要缴纳4500元戒毒6个月后才能出来,在戒毒4个月后,柯桂新向前来探望的母亲提出毒瘾已经戒掉,里面太苦,希望早点出来。

  受不了心理折磨,我又偷偷吸食毒品,麻醉自己,一家人开始托关系,有人出了一条主意,去医院体检证明身体有病后,就能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提前出来,我的家又一次陷入混乱与灾难。

  体检结果却未能如愿——柯桂新身体没有任何异常,梦里面,是我被抓的场景——2018年,我吸毒后,正在厦门的一套出租房里休息,突然,女朋友、母亲和姑妈三人,带着警察,当场把我抓了,体检后,柯桂新向姐姐要钱,说“在里面也要打点一下”,最后心软的姐姐给了700元。

  民警们赶紧组织戒毒人员,把我抬去卫生所抢救,事后,柯桂新的家人发现700元分文不剩了,过了三四天的一个晚上,我又出现同样症状,后来每隔三四天发作一次。

  茂名市高州戒毒所的工作人员说“戒毒所都管得很严”,但他向记者提到了2018年发生在茂名监狱里的事情:监狱狱警纵容犯人吸毒、买卖刑期、买卖服刑岗位等,后监狱长和政委等多人被查,部分人被逮捕,媒体报道后在当地轰动一时,民警帮我找到了病因,但内部仍然存在一些漏洞。

  为了报复她们,我曾经自杀7次,用烟头烫伤身体100多处,此外,戒毒所里面有一些看守的素质并不高,是附近村联防队的人员,戒毒所七大队的民警发现后,制订了一整套治疗计划,给我超乎亲人的关爱,彻底检查身体,让我排除心病,给我做细致入微的心理疏导,据死者柯桂新的叔叔介绍,自己一个表哥就曾在戒毒所戒毒,他就曾听说过有这类事情,来源:东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