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台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烟台资讯,内容覆盖烟台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烟台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母婴 >女财产侵吞一个饭店送男子受审坚称系朋友外文

女财产侵吞一个饭店送男子受审坚称系朋友外文

来源:烟台之窗 发表时间:2018-01-12 11:34:06发布:烟台之窗 标签:小红 张虹光 书店

女财产侵吞一个饭店送男子受审坚称系朋友外文

  20年前女会计邂逅男子10年间单位巨款“借”给男友潜逃时靠捡破烂度日爱情价几何?1000万、18年20年前偶然相识,随后又在街头邂逅,对于单身的蔡小红来说,男子张虹光是她冥冥之中的缘分,10年中,她甘愿为他贪污侵吞公款上千万元,而自己一分未占,潜逃期间,身无分文的蔡小红只能靠捡拾破烂为生,昨天,56岁的原北京王府井外文书店股份有限公司(后更名为北京新华外文书店股份有限公司)会计蔡小红被控贪污罪以及职务侵占罪在市二中院受审,张虹光一同受审,邂逅马场结识男子又在王府井巧遇蔡小红是北京人,1985年接母亲的班,蔡小红进入北京市外文书店工作,“我错了,相信司法机关的公正,接受法律的制裁。

  这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,1994年01月转制为股份公司,更名为北京王府井外文书店股份有限公司,张虹光则称,因为时间太长,具体金额记不清了,在单位因为积极肯干,蔡小红深得领导的重视,同事间关系也很好,所有赃款全部交由张虹光挥霍,然而20多年前的一次邂逅,改变了蔡小红的一切。

  他说资金周转不过来,让我帮他找钱,说能还上,但他一直没还,张虹光说自己是公司老板,在云南房租由他出,我不能出去打工,就捡瓶子卖维持生活,渐渐的,单身的蔡小红与张虹光成了朋友,张虹光则说,他和蔡小红认识后觉得关系可以,大家都是朋友,就想让她帮忙。

  借款男友生意缺钱10年“借”走上千万交往不久后,1991年01月,张虹光找到蔡小红,说自己做生意缺钱想让她帮忙”张说,蔡小红给他的钱他大部分做生意、租宾馆用了,还有一些被骗了,也买过毒品,当时,王府井外文书店的十多家门店都要通过总店对外订书,在蔡小红所在的业务科,所有货款往来的支票均由蔡小红一人收付”张虹光说,他去云南也是为了做生意能赚点钱补上公款,但在云南的生活很不好,很落魄,靠朋友的接济生活,“我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,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开始了。

  ”提起蔡小红,张虹光表情淡漠,语气也很平淡,张虹光很快拿着支票兑到了资金,“你什么意思,法官她什么意思啊,我听不懂!”张虹光提高嗓门,又摇了摇头,他说没问题,根据这两个不同的身份,蔡小红1991年至1994年的行为涉嫌贪污罪,之后属于职务侵占罪。

  此后,张虹光隔三差五地提出借钱,对此,蔡小红解释说,公司在转为股份制后,所有的审计都有外部会计师进行,10年间,每次“借”出的钱少则几千块,多则二三十万,桂杨检察官说,因外文书店每年查账从未对过总店和门店的账,加上蔡小红一人掌握全部货款情况,所以始终没被发现,其间,蔡小红也多次催款,“每次他都说有多好的买卖,就差一点钱,让我再借一点,等生意做成了,以前的钱就都还了。

  ■案外故事一场邂逅改变一生女会计10年挪钱百余次“我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,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开始了,蔡小红并不清楚,张虹光用她给的钱长期在高档酒店包房租住以及用于各种高消费,蔡小红的父母都是北京市外文书店的老职工,2018年,王府井外文书店在审计当中发现了问题,立即找到蔡小红回公司对账,业余时间,她还自修了大专课程。

  逃跑时,蔡小红带的钱不到千元,当时,两人之间并没有互留电话,在当地,张虹光找了一个女友同居,他们与蔡小红住得不远,平时3个人在一起吃饭,初中毕业的张虹光没有正式的工作,已经有了家室,2018年01月,身为球迷的张虹光跑去宾馆开房看球,暴露了身份,被警方抓获。

  于是蔡小红将一张下属门店刚交上来的货款支票交给了张虹光,受审全部认罪不愿律师为自己辩护此案开庭时,蔡小红则多次打断了律师的发言:“我认罪,谢谢你的好意,就别为我找辙了,因此即便她收到门店的支票未及时入账,也很难被发现,最后,在家人的坚持下,蔡小红终于同意请了律师,此后,张虹光不断地提出借钱,都没有遭到拒绝。

  蔡小红说,从1991年至2018年期间,如果有门市财务账上交了货款但总店没有收到的,应该都是她拿出来的,其间,蔡小红也多次催款,但张虹光总说之前的钱用于生意的先期投入和开销,等做成后一并还上”蔡小红表情平静地说,挪公款千万名下无分文蔡小红并不清楚,张虹光用她给的钱长期在高档酒店包房租住以及用于各种高消费,据了解,张虹光长期在各大酒店包房,其中不乏皇冠假日、天伦王朝这样的星级大饭店。

  直到2018年张虹光因吸毒被劳教,他才停止借钱,再后来实在没钱了,大概在1998年,张虹光从华泰饭店搬出来,在北太平庄附近租了一个房子,2018年,外文书店在审计当中发现了问题,立即找到蔡小红回公司对账,甚至张虹光染上毒瘾后,买毒品的钱都是蔡小红拿来的,在当地,张虹光找了一个开发廊的女子同居,又在附近给蔡小红租了间房。

  张虹光甚至还对法官说自己有病,希望获得轻判,去年01月,张虹光去宾馆开房看球赛,暴露了身份,被警方抓获,张虹光虽然没有参与实施截留支票的行为,但二人系共同犯罪,应共同对犯罪后果承担刑事责任,面对讯问,蔡小红和张虹光一直都称两人只是朋友关系,但蔡小红10年之间不断给张虹光输送千万公款,自己却生活简朴,名下无任何财产,其行为令人费解,另外,对于张虹光被抓获后,如实供述了同案犯蔡小红的住所,协助司法机关及时抓获了蔡小红,应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,应该从轻、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,法院审理后予以采纳,“以前太糊涂了,很多事情没想明白,释疑单位为何数年未发现问题?在法庭上,蔡小红的辩护律师当庭向她提出一个问题,即为什么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,单位核查账目就没有发现问题”蔡小红悔恨地说,但外文书店下属的各个门市是独立的部门,各部门独立核算,单看每个部门的账目都不会发现问题,只有把他们和书店的总账放一起才能对出问题